7分坦克

大约一年前,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做了一个叫做codegame的网站,这个网站很好玩,它提供一些诸如发射炮弹,行驶,转向的接口,允许你用js来写一辆坦克的行为代码,并且还能让你写的坦克和其它人的坦克在不同的地图对战,那几天我迷上了这个游戏,还写了一篇博文来介绍这个网站,我花了整个晚上写了大约六百行逻辑代码,这使得我的小坦克知道如何寻找敌人,发射炮弹,躲避攻击,当然,它也会在靠近障碍物的时候及时转向或者掉头。
坦克

听起来很厉害是吧?的确如此,我的小坦克(我称之为DK的巨剑)战胜了几乎所有的预设坦克,并且在和其他人写的小坦克的战斗中,也丝毫不落下风,有那么些时候,我真的认为自己是个天才,甚至觉得,[……]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微信的焦虑与被高估的小程序

小程序刚被提出来的时候,我就不看好,现在发布了,我依然不看好。不看好的意思不是说它有多么糟糕,而是说,这个东西不会成为一种现象,不会深刻的影响我们的生活,更难以让我们的生活变的更美好,小程序当然有自己的价值,但是这种价值及其有限。

人们赞美小程序的时候会说它「比原生应用轻便,却又比网页强大」,但这句话也可以解释为,小程序「论强大比不过原生应用,论轻便比不过网页」。事实上,小程序背后的概念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百度在多年前就推出过「直达号」,想要做的就和小程序差不多。当年移动互联网的增长还没到头,百度的流量不输微信,虽然两者存在着有较大的差异,不能完全类比,但百度直达号死的悄无声息,至少[……]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猫兄茶大哥

茶水猫

我养了一只猫,叫做茶水。

和那些把持不住自己膝盖,总是忍不住跪着捧起主子来的猫奴不一样,作为茶水的铲屎官,我和他一直保持着一种平等而友好的关系。这种平等的关系使得我能够更好的观察茶水,他作为一只猫的生活,观察了许多天,我发现了一件事:

他也在观察我。

我们俩之间的这种相互观察,既因为我们俩共有的好奇心,也是我们之间的一种较量。他胜在脚步轻盈,体积小,耳朵灵敏,性格警惕,我则胜在在家里安了一个摄像头。胜之不武,很惭愧。

众所周知,茶水是一只猫,是由我们养着的,但是他却活的很洒脱,他明白自己不能赚钱买猫粮的事实,但也对此泰然处之,绝不因此而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他智慧的[……]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互联网时代的屠龙绝技:大案牍

古代的诗人文豪们写上一千年的诗词歌赋,也比不上今天的微博一天发出来的文字多。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有点激动,又有点困惑。

在古代,手抄书是最主要的文化传播方式,对于一本好书,知识份子们人人都希望得而抄之,这一方面说明了古人们很有耐心,一方面也说明了信息的匮乏,纪晓岚可以主撰四库全书,这很了不得,但是要叫他去撰微信公众号文章辑录,我不相信他手下四千个人能抄的过来,更别说再加上贴吧,微博,论坛,网页了。

宋朝的某个技术员想成为行业大师,那么他只要知道去找梦溪笔谈,九章算术,就算摸着门道了。明朝的某个知识份子想学农业,那么去找水经注,农政全书,齐民要术等几本书就齐活了。古代某个行业的书一共[……]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你的时间也许并不值钱

精英们的时间总是异常宝贵,他们忙碌于会议,投资,航行,谈生意和IPO,虽然有时候我也有不解:忙碌的精英们为什么会有时间在网络上洋洋洒洒写上三五千字,字字珠玑,训诫着月入不到2万的年轻人,但无论如何,所谓精英,也许总归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理解的。

我向来认为,人非圣贤,更非机器,我们吃五谷,生百病,身体是这样,心也是这样,有时候我们热爱工作,有时候我们热爱睡觉,有时候我们热爱小电影,可是转瞬之间,我们又变的清心寡欲,像个贤者了。

确定一个目标,然后把一切时间都花在朝着这个目标前进,这是机器的做法,在这个机器的逻辑中,与任务无关的事情都是不需要的,它目标清晰,行动果断,不浪费一分一秒,可是[……]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厨房里焊卫星:这是一群最无聊又最有趣的人

你的朋友圈里可能有程序员,科学家,纹身师,摇滚乐手,犯罪头目,富二代,但很可能找不到一个业余无线电爱好者。

如果说,程序员是人群中的庞大异类异类,那么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则是人群中的稀有怪胎。

在过去的30年里,业余无线电基本没有什么变化,这些爱好者们用古老的无线电收发设备进行通信,这些设备能够发出和接收电磁波,但是仅此而已,它们不能上网,不能玩游戏,不能看剧,甚至没有屏幕。在这个网络全面覆盖,微信随时随地的时代,爱好者们之间的联系原始的就像飞鸽传书一样。

国际上把一些特殊的频率范围规定为业余无线电通信的频率,这些爱好者们整天就在上面聊天。

和一般的聊天不一样,业余无线电[……]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数据黑客:大数据时代的孤独海盗

随着数据行业的发展,大数据成为一项炙手可热的面向VC热词,继而冒出的大数据导师,领袖,天师,神棍也不计其数,但是,古老而又源远流长的地下,做数据工作的黑客也在悄无声息的迎接着变化,拓展着生意,发着大财,或者在看守所反思着错误。

数据黑客这个词,是我现诌出来的,据我所知,并不存在这个词。在十年前,我们往往把做类似事情的人叫做社工黑客,然而今天,社工远远无法满足对于这项工作的全面描述,所以我用了数据黑客这个说法。在我看来,数据黑客是一个数量极少的存在,他们不屑也不会参加进任何黑产集团,他们只会孤身作战,获得常人难以企及的数据,换得真金白银或者精神的慰藉。他们并不一定会触犯法律(挖掘公开数据的[……]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被神化的产品经理

 

自从乔布斯推出iPhone,张小龙的微信广为传播之后,人们似乎都认为,一个牛逼的产品经理,能够妙手回春,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能够帮助老板获得用户和盈利,能够逆天。对此,我不得不说一句不讨喜的话:产品经理被极大的神话了。

人们说,乔布斯是产品经理之神,我认为这句话不对,乔布斯的身份是老板而非产品经理,他的确主导了当年的iPod,iPad和iPhone的产品工作,但更多时候,这是一种有领导力的远见卓识,而非什么产品设计,苹果的首席设计师是乔纳森·伊夫,另有一整个设计团队和无数优秀的工程师,他们做出了后来牛逼的苹果产品。苹果的成功并不等于乔布斯的个人成功,虽然人们常常这么认为[……]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微信小程序的可怕之处

从昨天到今天,我的微信朋友圈遭受了一场如滔滔江水般的刷屏,这次刷屏都是关于微信新推出的小程序的,不仅如此,对微信的这个举动,几乎所有人都是一边倒的赞赏。

不少人把这称之为机遇,我不这么认为,微信公众平台刚出现的时候,不冷不热,那时候存在机遇,后来大家一窝蜂的做微信公众号,机遇就消失了,虽然也存在机会,但是这机会就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把握住了。

今天微信出了一个小应用,不少人欢呼,我对此抱有疑问:你们在欢呼什么呢?

根据官方的通告消息,这个东西无需安装就可以使用,并且只能在微信里面使用,也就是说,这就是一个寄生于微信的网页应用。 如果说,流传在朋友圈的各种小游戏,算是野路子的微信小[……]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