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一月月 发布的文章

不创业的原因

以前我总跟别人说,现在的互联网产品,有百分之三十是没有价值的。

当年的确是太年轻了,说话也非常欠考虑,随随便便信口开河,现在我应该道个歉,以前的话是不对的,经过了几年的观察体验,也自己尝试了一些东西,现在我不并觉得互联网上有百分之三十的产品是没有价值的。

至少得有百分之七十。

其实[……]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媒体与极权

最近读了奥威尔的1984,看完后猛然回想起这学期学过的传播学,心里爬过一阵细密的恐惧。

布罗茨基说,文学必须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文学。这句话还暗含了一个意思,就是文学是有能力干预政治的,当然,政治也有能力干预文学,事实上,政治什么都干预。

和文学相比,媒体有着更即时,更普遍的力量,[……]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不厉害的故事和厉害的故事

昨天一朋友问我,怎么才能像我一样厉害,当然她不是指体重,而指的是关于互联网,关于程序的这些知识技能。

坦白说,我觉得我比较水,而总是有很多人认为我比较牛,所以我不得不说我特别水,以期望在人们的想法中还原一个较为真实的我,不过这样做的效果也不太好,一些人觉得我在谦虚,进而越发的觉得我牛,一些人又[……]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男人的浪漫



一周前,我在网上买了一架俄罗斯T90的遥控坦克,可以发射子弹的那种,跑起来威风凛凛,射起来震耳欲聋。

我下单之前专门去看了下评价,几乎都是好评,比如“孩子很喜欢”,“小朋友很高兴”,“外甥很开心”,“侄儿很兴奋”等等。我找了半天,居然没有一条是写自己的,没有一条写“我玩的很高兴”之类的[……]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2014年年终总结(伪)

此刻是2015年的凌晨,我回想起2014年的寒春。那时的我在北京流浪,现在的我在四川醉倒。世界多么奇妙,妙到颠毫。

孔明灯上写满了心愿,在酒洒下的时刻飞起,灯影绰绰,照亮了一片漆黑的夜空,像一颗星星。我被食物辣的呛出眼泪,而歌声悠扬。

我是个悲观的人,这个世界让我忧伤,但这个世界却是洒脱[……]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