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是2015年的凌晨,我回想起2014年的寒春。那时的我在北京流浪,现在的我在四川醉倒。世界多么奇妙,妙到颠毫。

孔明灯上写满了心愿,在酒洒下的时刻飞起,灯影绰绰,照亮了一片漆黑的夜空,像一颗星星。我被食物辣的呛出眼泪,而歌声悠扬。

我是个悲观的人,这个世界让我忧伤,但这个世界却是洒脱的,它赤赤条条的奔来,又风风火火的离开,你望着它,像一块石头。

白酒加啤酒的威力不可小觑,我曾经自吹说白酒一公斤,啤酒随便拎,但是五百毫升的白酒啤酒混合下肚,却已然觉得头晕脑胀,想做点出格的事情了。

已经过去的这一年,看上去波澜不惊,但事实上却汹涌澎湃,这是我真正成熟的一年,这是转折的一年,这是上帝怜悯的注视着我的一年。

这一年的开始,是在北京,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家。千里外,独自一人,面对世界,心存美好,无所畏惧。

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这个时代你可能幸福,也可能悲伤,但是你只能向前,一往无继的向前,破釜沉舟的向前,此外再也没有别的路可走。

这一年我学会了很多,也荒废了很多,赢得了很多,也辜负了很多,人永远在得失之间徘徊,这是关于终极意义的错愕。

遗憾嘛,是有不少的,其实,你会不会也觉得,没有遗憾,也是一种遗憾?

我买了kindle,读了不少书,看了许多场电影,也听了新的歌,认识了很多不认识的人,但除此之外,我还是那个我,北京的风吹的我耳朵生疼,四川的雨淋的我阵阵发冷。炖牛肉的香气袅袅不散,烤猪肉的味道不过如此。

草莓的摇滚,乐山的江边,碧峰峡的谷底,拧着果酒的夜晚,吃着烤串的山巅,寒风如刀,笑颜如春。

想想,我依然贫穷而孤独的面对着这座星球,看着它尘烟飞起。我翻过青春,爱过四季,追随着远方的日月,用笔写着古老的篇章。人们来了又走了,我也注定归于虚无,然而背后的东西却长存。

这年,我从一个理科生变成了文科生,我从一个码农变成了作家,

当然,我的挂科还是没有变,

但其实,我从来没有变。

人们都觉得时间是一条线,但时间却是一个圆,我希望2015年,回归1025年,那一年,北宋首都街边开了家早餐店,那一年,拜占庭皇室遇到了点麻烦。

我和我认识的人们,在十个世纪前的阳光下,喝喝茶,晒太阳。

光阴隐灭,恍然如此。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