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是我高二一个晚自习的成果,后来用它参加创新作文大赛,最后好像还得了一个什么奖,今天翻到当年晚自习洋洋洒洒的初稿,觉得很感慨~

“今天的作业是,”老师抖了抖手上的粉笔灰,“把你们手上的这张卷子做完。”随即面无表情的离开了教室。 

“这样的一张卷子,真的让我很难办。”卡夫卡扭过脑袋,对他的同桌庄子说道。 

“这有什么好难办的?”庄子不解 

“难办在于我的疑惑和不确定,不只是对于如此多的运算复杂的题目的解决感到困难,另一方面——这一点也许并非那么广为人知,是对于每道题目的对错差异以及其错综复杂的内部关系的迷茫,也许您不一定能够理解,但是我不得不说,这些题目的线一样的延伸和触角准能肢解掉我头脑中各种观念的投影。” 

“卷子就在这里,做,或者不做,它都在这里,存在也许并非它的本意,但事已至此,你别无他法,对于这样的事情,你唯一的做法就是顺应,这也是现实中矛盾生活的指路明灯。” 

卡夫卡摇了摇头,表示对此并不赞同,“更令人窒息的是这卷子对于选择权利的剥夺,从第一道题开始,就陷入了无可抵抗的洪流,你可不能回头,否则你的动作越大,所受到的也就会越大。只能往前走,在一道道题的枝干构成的迷宫中穿梭,它们的枝干是如此之多以至于你甚至会产生怀疑,怀疑这迷宫根本就是一个骗局,一个横亘在莫测生活中的惊天骗局,它具有迷惑性——惊天骗局往往具有迷惑性——我的意思是,也许它比我想象中的更糟糕。” 

“不,不,不,何必这样想呢?迷宫被造出来,它本身是希望被造出来么?还是人自己深入其中,并自己被自己迷惑住呢?岂非是造迷宫的人想把人困住?但这也不能怪造迷宫的人,因为他们自己也会被困入其中,并且在冥冥中一直被困在其中,能怨谁呢?呵呵…” 

卡夫卡低下头去,沉默了一会儿,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将他的脸照的苍白。随即他又仰起了脑袋“唔,也许您是对的,谁知道呢?但无论怎么样,有一些东西是确定的——不会被言论和行为所改变的,自诞生以来就注定存在的,在这张卷子里,由这些暗自变化的题目所呈现,多么神奇,又是多么悲哀” 

“噢,噢,噢,算了吧,算了吧,”庄子闭上眼睛,“干嘛争辩这些事呢?不同的想法怎么能够统一呢?我们还是写卷子吧。” 

卡夫卡提起笔来,笔尖却迟迟没有落到纸上,他的眼睛里现出忧郁的神色。“这张卷子又会怎么样呢?我们在上面又写又划,将它涂上奇异的色彩,又把它弄成古怪的形状,倾注我们的激情和热血,想象和痛苦,然后它脱离出一个模糊的映象,概括了我们那样一段时期对于生活的种种体验,快乐或哀伤,微笑和泪水,随着这卷子的褪色而消失殆尽。而那些经历呢?证明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 

庄子也没有动笔,他只微微一笑,“现在。你能感受到现在么?我说话的声响,窗外的阳光,风的触感,难道不能感受到么?我们是在做卷子,可同时我们也在活着,活于感官,活于情感,活于现实。卷子起的作用只是一个标志,而它象征了所有的回忆。” 

“那么,你会写这张卷子么?” 

“为什么不呢?” 

“那,好吧……” 

教室内想起了沙沙的声音。 

正如卡夫卡所预料的那样,题目并不简单,而且透着离奇的古怪。白纸黑字后面仿佛隐藏着一双双在黑暗中闪这诡异绿光的眼睛,令人不寒而栗,难题散发出一种压迫,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卡夫卡转过头来“嘿,您知道我的感受么?像在深海里前行,无法自控的下坠,却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更该死的是,随时濒临死亡却永远不知道这一刻何时到来,或者它永远也不可能到来,海也没有尽头。” 

“如果你这样想的话,你可能猜不到我的感受,我像在天空飞翔,扶摇直上九万里,被天地间一股大力往上推高,承受更大的风力,也享受更大的风力。” 

“庄子,你变积极了。”卡夫卡叹道。 

“不,这只是思考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而已,它无关紧要,而最重要的是,这张卷子你做了多少。” 

“唔……” 

桌子上面,两张干净的白纸。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