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美国数学家John Horton Conway就发明了一种『细胞自动机』,这也被称之为『生命游戏』。与其说这是一个游戏,不如说这是一个实验,或者一场艺术,想象一个二维矩形世界,这个世界中的每个方格居住着一个活着的或死了的细胞。一个细胞在下一个时刻生死取决于相邻八个方格中活着的或死了的细胞的数量。如果相邻方格活着的细胞数量过多,这个细胞会因为资源匮乏而在下一个时刻死去;相反,如果周围活细胞过少,这个细胞会因太孤单而死去。如果周围的细胞数量恰到好处,就会诞生一个新细胞。

这里面的每一个细胞都没什么脑子,它们能做的就是诞生,活着或者死掉,任何一个有2周编程经验的新手,都可以琢磨着写出这么一个简单透顶的模拟器出来,事实上,Github 上有一大堆各个语言写出来的细胞自动机。

由于计算机的运行速度很快,所以几十毫秒就可以让成千上万的细胞进入下一个时间周期中,而持续不断的周期变化,使得原本杂乱,混沌,无序的初始细胞们繁衍出了对称,精致和有型的结构,不仅如此,还会衍生出各种细胞群体,例如有一种群体被称之为「高斯帕滑翔机枪」,它可以批量制造出「滑翔机」,在这个无限的二维世界中永恒的前进,直到遇到新的细胞群体

 

 

除此之外还有飞船、长者(几个细胞就能延续几千数万代,构成极大一片混沌)、吞食者(平时静止,但能吸收特定形状的飞船并保持原状)等等等

简单规则带来的复杂变化,让人着迷,模拟这些细胞可能不到一百行代码,但是细胞们繁衍出的规则,形态,却比最庞大的项目还要复杂。

你很难说,生命游戏里面的这堆细胞在生死之间产生了智慧,你也很难说它们没有,但毫无疑问,从混沌无序到可以观测到的各种有序形态,细胞们存在着某种共识。

如果算力足够,细胞可以变成组织,组织可以变成器官,器官可以变成系统,系统可以变成个体,个体可以变成社区,社区可以变成群体,群体可以变成国家,国家可以变成世界,世界可以变成宇宙,宇宙可以变成。。。细胞?

2014年,著名的游戏直播社区 Twitch 出现了一个叫做「TwitchPlaysPokemon」的频道,它允许玩家通过评论的方式来控制游戏(上下左右,A,B),这个游戏就是初代版的口袋妖怪

大约116万人发送了指令,被上百万人操作的小智,历经16天终于通关,虽然其中经常出现让人焦急的情况,例如某个神奇宝贝残血了需要送到急救中心,但小智就是在急救中心门口撞墙而不能顺利进去。这个游戏一个人玩通关也需要好几天,上百万人一起控制,原本能想象到的混乱,无序和低效在玩家们短时间内的互相协调下,变成了某种自治,继而推动游戏的顺利进行。

在某种意义上,小智的每一个行为,都依赖于数万玩家达成的共识,这种共识存在竞争和妥协,但在同一目的的驱动下,共识比想象中更高效的完成了任务。

无论是行为可预测的细胞自动机,还是心思各异的百万人同玩口袋妖怪,我们都能发现,共识对抗的是无序和混沌,进而创造因此诞生。

共识不存在简单或复杂,共识本身就意味着拓展,因此可以承载无穷复杂的运算,生物神经的工作方式也与此类似。

现在大家说,共识意味着价值,这个我觉得并不准确,在我看来,共识意味着规律,不同的共识背后是不同的规律,经济运行有经济运行的规律,艺术品有艺术品的规律,爱有爱的规律。

艾略特诗里写,人们不断寻找,最后的终点,将会回归到其起点处,并首次发现这个地方的存在,数千年来,人类世界的共识造就了数不胜数的奇观,而新技术正气势磅礴的注入其中,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全人类能在更高的纬度建立起全新的共识,并再次为巴别塔的建立而欢呼。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