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区块链的野火烧遍了全球,虽然17年春节许多数字货币出现大面积腰斩,但人们对其热情却丝毫不减,发币,ICO,传销,诈骗,技术革命,生产力,风口,这些词语交替出现,轮番刺激着人们紧绷的神经,无论是虔诚的技术信徒还是迷茫的传统精英,无论是歌功颂德还是口诛笔伐,每一个人都笃信一件事,绝对不能错过。

即使是最不乐观的评论者和观察家,在给花样繁多的区块链项目做评价时,也会带有一些保留,他们通常说,90%的项目都不靠谱,这句话的另外一个意思是,还是有10%是靠谱的,不过,至于这10%在哪,对不起,不知道。

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这些让人们颤栗和狂喜的数字货币,他们的最底层,都是区块链,区块链的早期布道者们试图让人们相信,区块链技术可以和中心化系统相抗衡,不仅如此,区块链技术可以真正意义上解决信任问题。

区块链如何解决信任问题呢?技术给出的答案是,区块链系统中有多个节点,每个节点都有完整的数据记录,任何篡改,都会和其它区块相矛盾,这个时候,篡改就会立刻暴露,并且被抛弃,这就好比你把给女朋友的爱情承诺打印许多份,亲戚朋友,父母老师,学弟学妹各一份,一旦这么做了,以后你就彻底没法赖账了,因为你一旦劈个腿什么的,就会有一个朋友拿着你的承诺书备份,对你展开道德批斗。

这么一想,区块链好像确实能解决信任问题,因为客观上说,每个普通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节点,如此众多的节点,没有人可以完全控制,自然也就保证了信任问题。

问题是,你会自己搭建一个节点吗?

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伟大的革新或者一文不值的垃圾,有时候只隔了一点点人性。

任何一个普通人,在无利可图的时候,都不会耗费时间,精力,金钱,去搭建一个区块链节点,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因为人性是懒惰的。

那么,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情况是否会好一点呢?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即拥有区块链节点是一个有收益的行为,那么,所有节点都会被精明的商人收割,并且被马太效应迅速扩大。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拿笔记本搭一个节点就算是顶天了,而专业的矿工们,却拿着最昂贵的显卡,研发效率最高的挖矿机器,这样的机器,整整齐齐,堆满在西部某些山区和河流边的巨大仓库里。

财富和权利都会聚集在极少数人手里,这是千百年来不变的铁律,那么,谁又能够天真的把算力当作什么尘外之物呢,算力,不就是财富和权利的一种结合吗?

如果说,区块链的本源,算力,是有中心化趋势的,那么,区块链所愿景的去中心化,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有一种说法,比特大陆实际上已经控制了超过51%的比特币网络算力,这种说法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也很难求证,但即使是假的,拥有算力最强的前三五家公司,加起来也足以超过51%了,从某种角度来说,比特币目前为止的安全,可能就建立在算力前五的公司老板,暂时没机会坐下来喝杯咖啡好好聊一聊。

王小波有一篇文章,叫做救世情节与青天白日梦,这篇文章讲,当年的红卫兵们,满脑子都是如何打到美国白宫去,去解放美国人民,进而解放全世界,可问题是,美国压根儿没人说需要你红卫兵过来解放啊,这种别人明明不需要你来解放,你偏要强行解放,是一种意淫。今天的世界可能也是这个样子,中心化的服务器好好地,高效的工作,只要做好安全工作和规章制度,明明就非常不错,可偏偏蹦出来一群人,非要用区块链来解放之,我管这个叫区块链的意淫。当然了,和当年被洗脑的红卫兵不一样,今天的这些人就算是意淫区块链,也绝对不是因为笨,这群人贼精着,技术口号喊得比谁都响,一个个都是新技术布道者的样子,然而真正的嗅觉却在赚钱,他们赚的盆满钵满,我觉得这不是很地道的事,但还是得不好意思的承认,我挺羡慕的。

18年,我会继续去研究区块链,我希望找到证据证明我错了,就算不行,在这波热潮中,学会这个技术,挣一点卖水的钱,我觉得也挺好的。还是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挺无耻的,明明不相信区块链,却还是要和大家信心满满的聊区块链的应用,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区块链大热,很多热钱都在里面,不过,把话说明白,不去坑别人,这两点做到了,我觉得赚点钱也不算违背良心,毕竟赚到钱了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想到这,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区块链万岁。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