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杰:没和她细聊过她男朋友,不过她说都见家长了。

DK:你在哪?

杨杰:床上

DK:我的意思是,你在哪个城市?

杨杰:成都

DK: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杨杰:互联网行业,做运营管理也接手一点产品的工作

DK:聊一聊你的一天吧

杨杰:平时:八点左右起床,然后坐两站地铁去上班,在公司呆一天。下班不一定,要看加班时长的情况。下班如果早的话就自己做饭吃,如果晚的话就在外面吃。然后听一会儿音乐,和女孩子聊聊天,玩一会儿手机,看一会儿小说,就差不多是睡觉的点了。周末的话,情况就会复杂很多。偶尔会有去公司加班的情况。一般情况下或者宅家里,或者出去玩儿。

DK:有女朋友吗?

杨杰:汪汪汪

杨杰:目前还没遇到让我有强烈的想要对方成为我女朋友的人。不过有几个经常一起出来玩的女孩子

DK:「一起出来玩」是哪种玩?

杨杰:就是朋友,我不搞暧昧,不乱搞。(顿了顿)不过有的女孩儿确实给了我一种安慰的感觉。

DK:听说你之前和一个香港的女生关系很好,你们约定以后一起去旅行,并且每月往同一个账户存钱,作为旅行基金,现在如何了?

杨杰:她去澳洲工作生活了,钱我们分了,然后我把钱给家里装修房子去了。她走的那天我和耀子看五条人演出,他们唱“我的朋友去澳洲了”。

DK:现在还联系吗?

杨杰:联系啊,不过有时差,消息都不即时回。(顿了顿)我以前送给她冯唐译的飞鸟集,她嫌不好,于是我每晚都给她译一首飞鸟,现在已经第 210 首了。

DK:对此,她男朋友怎么看?

杨杰:我没和她细聊过她男朋友,不过她说都见家长了。

DK:我真是无法理解你们的蜜汁友情,换个话题吧,你现在一个月一个月赚多少钱,够花吗?

杨杰:7K,如果抱着存钱的目的,肯定是能存下钱的,成都的消费又不高。

 

麦一刀:这个世界上没几个人知道自己要啥

DK:你现在在哪个城市?(是的,我学乖了)

麦一刀:老家,苏轼故里,眉山。

DK:为何?

麦一刀:“是一直在老家呢还是后来回去的呢?为什么选择回家呢?”,你应该这么问

DK:不愧是学新闻的,不如我们表演一个你自问自答,我记录?

接下来进入麦一刀自述

麦一刀:人生受到了一点挫折,回家躲躲,我回家之后,尝试过考事业编,因为自己不上心,准备时间短,不关心时政热点,也不够聪明,刚好落选面试名单之外。然后被我妈塞进一个放高利贷的公司,上了三个月班,很充实但又觉得跟不是同一类人的同事们开心过后很空虚。遂决定考研,目前看清了五个月书,所以现在每天的状态就是看书,思考人生。

大城市不是没有想过,读书的时候觉得自己就应该去外面的世界奋斗,世界在我脚下。但转念想想我的理想是做一个没有理想的社会闲散青年,所以我应该从实际出发。再者,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女孩子,在北上广即使奋斗再久,也许也买不起房定不了居,除非嫁一个本地人。最终还是会回家的,落叶归根。

我觉得对于有些人来说,北上广可能是一种信念,是理想的缩影对更美好生活的追求。但更大的城市就意味着更好的生活吗?从我开始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不太那么想着往外跑了。

DK:聊一聊感情状况什么的?

麦一刀:有一个男朋友,网恋+异地恋,未来呢,考不上就结婚,或者找个离我妈近点的地方工作,不结婚陪她孤独终老,等她死了然后我就去自杀。

DK:使不得,这使不得

麦一刀:hhhh玩笑话,但我觉得丧文化大行其道的今天,很多年轻人动不动就说想死。可能真的生活压力太大了,我们是最惨的一代,独生子女,孤独,房价持续高涨,信息爆炸人心更浮躁。动不动就被煽动今天要去北上广实现理想,明天又蔫儿吧唧地觉得佛系精神也不错。可能真的思考“我到底想要什么”才是一个最重要的命题吧,虽然这个世界上没几个人知道自己要啥。

万君: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会很穷,但是我肯定不会饿死

DK:你在吃什么?

万君:橙子

DK:好吃吗?

万君:好吃,可甜了,我跟你说,这个橙子我买的45块钱十斤

DK:甜不,不不不,这不是我要问的,你说说你现在在哪个城市吧?

万君:我是湖南人,我在泉州读的大学,工作在福州,一开始想去沿海的地方,电视上看到福建有好多好吃的,就去上了福建泉州上的大学,13年毕业,毕业后先回了湖南,14年去了福州,直到现在。

DK:喜欢福州吗?

万君:对福州印象不好,但是没有换的动力。如果有其他地方的工作,会考虑换城市。

DK:你做什么工作?

万君:之前做营销,现在做游戏发行,我觉得,工作要么找一个压力大钱多的,要么找一个钱少轻松的。我现在就很轻松。

DK:一个月赚多少钱?

万君:6K,房租大概1k吧,住的还是不错的,如果非要存的话,也能存下一点钱来。

DK:描述一下你的生活状态?

万君:我每天大概9点起床,慢悠悠的去公司,中午和朋友一起吃个饭,下午6点可以到家,到家先玩一会儿,然后做饭,吃饭,洗碗,洗完碗,一切都收拾好,大概是8点半,然后看一会剧,然后去跑步,跑完步大概是十点过,然后洗澡,再看一会电视剧。

DK:你有考虑过去北上广吗?

万君:考虑过北上广,但是否决了,有公司出3倍的工资挖我去上海,但是我拒绝了。因为我个人不喜欢快节奏的生活。其实我是一个不物质的人,我觉得穷有穷的活法,富有富的活法,我挺怕我自己去大城市,变成一个很物质的人,不过,我也怕自己不变的物质,那么就会受苦。我有一个朋友,她在北京,工资是7K左右,我说我买的包是一百块两百块的,她说她想买一个啪嗒(音译)的包,我就很吃惊,我说你为什么想买一个啪嗒(音译)的包?她说因为她周围的人都在用,你看这多可怕,买一个包至少要花掉她一个月的工资,这其实是很浮躁的。

DK:你是一个喜欢慢节奏的生活的人吗?

万君:对,我喜欢慢节奏,我宁愿选择工资不高,做着舒服,压力小,老板和同事关系能轻松相处好的工作。人只能活一次,我觉得不应该为以前的事情后悔,也少一些为以后的事情操心。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会很穷,但是我肯定不会饿死,不会冻死,对吧,我觉得这我就挺满足的。

DK:你难道就没有羡慕北上广的年轻人的时候吗?

万君,说实话,一点点都没有,特别是我在家里舒舒服服的裹着被子看电视剧,我北京上海的朋友加班累成狗,下班堵在路上回不了家的时候。我下班慢悠悠的走回家,也就6点多钟,从来不用考虑什么交通工具,不用考虑什么加班的问题。

DK:照例问一下,你有男朋友吗?

万君:没有,我觉得这跟自己的价值观有关系,我外表条件不差,但是找一个三观合适的人太难了,其实我倒觉得,一个人自由会更好,我觉得女人结婚早,就毁了,因为失去了更自由的看世界的机会,我父母也催过,但是我明确的告诉他们我的想法,他们也没有说什么。

rice:日子过得舒服就对了

DK:你现在在哪个城市?

rice:现在得南充,你还得北京哇

DK:是的

rice:我是憋到回老家考公务员去了,之前得成都做程序员,结果遇到拖欠工资的,还天天加班,家里又一直觉得考公务员好些,权衡了哈就回来考了

DK:那你是在复习中?

rice:边上班边复习嘛,在南充一家事业单位上班,不过不是计算机相关的,行政管理之类的

DK:描述一下一天的状态?

rice:早上八点起床,收拾哈吃个饭就上班嘛,上班其实也没啥子事,基本悠闲到中午吃个午饭,然后睡个午觉就守到下午下班了,晚上看会书,8 9点的样子耍一会就睡了

DK:不要骗我了,难道你不玩游戏?

rice:8,9点到12点左右玩游戏,和亦客耍得飞起,前段时间通宵耍游戏,整的心肌缺血。

DK:有女朋友吗?

rice:有

DK:是大学那个?还是换了?

rice:早就换了,换了几个了

DK:考虑过结婚的问题吗?

rice:这次准备在考虑了,大概是考试过了就定下来

DK:你父母对你的情况是个什么看法?包括工作和现在的生活

rice:父母比较满意嘛,他们不想是赚啥子钱,日子过得舒服就对了。反正一天催到结婚生娃儿嘛。我没啥子压力,房子其实已经买好了,换车的话可能要等考上过后。

DK:一个月赚多少钱?

rice:3000多,够自己的花销,基本存不下钱,不过开销上能省的话还是可以存下来。

DK:你有羡慕过北上广的年轻人吗?

rice:没有,人各有缘嘛,怎么走都是路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