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搬家,我从一堆破烂中发现了几本中学时候的笔记本,翻开第一页,我就浑身一抖,陷入对曾经那些波澜壮阔的脑洞的回忆中去了。

这是我初一或者初二的笔记,我设计了一款在当时的我看来「堪比魔兽世界」的庞大游戏,从右上角的「机密」两个字就可以看得出那时候的我有多么中二了。初一的我痴迷于武侠小说,同时学会了用RPG Maker做游戏,于是打算自己做一个来给自己玩,但是这个游戏的世界观实在是太庞大了,对于还没观过世界的我来说,实在是有心无力,于是,这个原定于2012年完成的游戏,在2008年宣告失败。

吸取了这次的教训,安心上了几周的学,我又开始不安分起来,是的,我还是想做游戏,但是我审时度势,认清了我暂时还做不出魔兽世界那样的游戏的现实,所以这一次我从小处着手,从身边着手,开始设计我的第二款游戏,这是一款校园游戏,原定名为「削死校长」,后来我的同桌劝我说这样不容易获得学校的支持,于是我只好妥协,把名字改成「校园大亨」。

在制作这款游戏的过程中,我有了很多进步,例如我在设计过程中都到了画原型图的一步,不过那时候我还并不知道啥叫原型图。但和你想的一样,虽然和「占星大陆」比起来,这个游戏的工作量少了很多,但还是远远超过当时的我的能力,尤其是这个校园游戏还涉及到爱情线,这简直比写代码还要我的命。天地良心,我那时候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

后来我把一些素材做成了一个视频,而非游戏,用来表达了一下对于学校没有给我减作业减课的不满,现在你还可以看到这个视频:

我心灰意冷了一段时间,写了一些意识流的散文和诗,其中一些我到现在还觉得不错。

中学生的心理创伤总是很容易被抹平的,要么是一个女生,要么是一段假期。初中的暑假,我又开始找回了感觉,我云淡风轻的卸载了做游戏的软件,开始搞起黑客研究来,我破解软件,入侵网站,抓取肉鸡,盗QQ会员,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侠盗,一个佐罗那样的人物,乃至于我甚至打算出一套教程。

谢天谢地,我只录了一两个课程就因为反响不太好而停止了,不然,中国黑客可能会沦为程序员鄙视链的最底端。

我到现在为止也经常看到许多关于高中生的报道,我一方面惊叹于他们的成熟,一方面又为自己当年的幼稚而感到不好意思。事实上,和高中时的脑洞比起来,初中的这些玩意儿简直就像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一样靠谱。

一开始,我准备创业,因为我想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点子,我对这个点子充满狂热,我觉得它可能比iPhone还要伟大。这是个什么东西呢?我称之为「hand writing」,其实就是一个没有输赢和目的性的你画我猜,双方可以实时看到对方在写啥。

公司名字也想好了,叫做暴果,来源是暴雪和苹果。同学给我画了很多logo

老实说,其实画的还挺不错的。

遗憾的是,高二的时候,我的成绩一落千丈,因此电脑被我父母以非常极端的方式(上锁拔线)隔离了,我别无选择,只能搁置创业梦想。2010年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其实并不需要创业,我也比所有人都年轻,可惜那时候的我对此一无所知。

到此为止,其实我的所有脑洞都还比较正常,常人可以理解,但事情还没有结束。高二高三的时候,我熟练掌握了科学上网的技能,看到了墙外的广袤世界,外加上青少年特有的愤世嫉俗,我成了一个愤青,一个觉得世界皆醉我独醒的反革命。

我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只是想唤醒沉睡的同龄青少年,让他们都看看,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不要除了写作业追女生,啥都不知道。于是,我成立了「全球青少年联盟」

不知道为啥,现在看到这张笔记,我脑子里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另一个画面:

当然,那个时候我压根没想这么多,纯粹是为了国际化做的考虑。我甚至撰写了一篇「全球青少年宣言」,并且翻译成了英文,发布在了Facebook,最终换来了8个点赞。

我已经把Facebook上的这个专页给关闭了,因为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件让人感到不好意思的事情。

总而言之,现在的我已经长大了,我能够云淡风轻的看待过去那个幼稚而天真的自己,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不会那么轻易的被改变,我懂得了人性的需求隐藏在很深的地方,我也终于谨慎而小心起来。我怕失败,怕嘲笑,怕查水表,我尽量按照那些被成功的人验证了的道路前行,哪怕周围的风景很好,哪怕我心里面很想试试其他的路。

把这些旧东西翻出来也挺好的,我的羞愧和鸡皮疙瘩一起出现——我看到了那个没有畏惧,不怕丢脸,幼稚又纯粹,天真又勇猛的16岁的自己。

22岁的我,应当向他学习。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