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楔子

谈到互联网,谈到中国,微信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截至2017年5月,微信于全球拥有超过约9.38亿活跃用户,这也就是说,每天有接近十亿人,在微信上聊天,刷朋友圈,阅读文章,支付费用。这是如海洋一般的巨大流量。估值过亿的公众号,第三方开发商,就如同体量巨大的鲸鱼一样,在流量的海面上吞吐和生存。

但沉到海底,沉到那些不见天日的黑暗深处,你会发现,这里生存着数量极多的奇形怪状的小鱼,它们从体积上比不过浮在水面的巨鲸和鲨鱼,但是却密密麻麻的塞满了整个海底,贪婪的吸收着海洋沉淀下来的养分。

 

黑产并非是互联网的特产,自古以来便已存在。欺诈,恐吓,诱惑,洗脑,这些手艺和方法就像蜀绣或者京剧一样从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经过岁月的洗礼和科技的加持,变得更加真假难辨,登峰造极。这也没什么可说的,毕竟现在的人总是要聪明一点。

微信从功能上最主要有这几个:聊天,朋友圈,公众号,这也是大多数微信黑产借助的渠道。

垃圾公众号

首先我们从最温和的地方开始,这里相当于海洋的中部:往上可以看到隐约的阳光,往下则是一片漆黑。这部分的操作者往往集中于公众号这个领域,而其中的大多数人是在2013-2014年间开始的。借助于早期公众号红利,他们注册运营大量的公众号,这些公众号的唯一任务就是吸引流量,因此,一切都朝着这个目的出发:耸人听闻的标题,谣言,大尺度图片以及不忍直视的文字内容。

这批运营者大都是从站长转型而来,他们沿用的是做网站时期的「站群」(又称之为内容农场)方法,即通过复制粘贴大量低质内容,同时发布在大量网站(公众号)上面,虽然每个公众号获得的流量都十分有限,但成千上万的公众号加起来,流量就十分可观了。

不过,在15年后,这样的操作方法就十分困难了,一方面,公众号的早期红利基本消失,大家不会因为没得看而饥不择食,只会选择最好的来看,另一方面,微信本身也加大了对这些垃圾公众号的打击力度。

这些操作者大都在狠赚一笔后消身匿迹,也有不少开始转型,小李就是其中的一员,15年年初,小李发现,通过之前的方法,获取流量已经越来越困难了,于是他开始转眼某些特定的领域,并开始着重于这些领域的内容生产,得益于之前的积累,小李的公众号们在老年养生类和军事历史类中可以排到前十。

病毒H5页面

「病毒H5页面」是一个非常不严谨的说法,因为这里并没有出现任何病毒,H5的叫法也不被大多数前端工程师所认可,但我认为,只有这个叫法能一言以蔽之的说出这类操作方法的特色。

如果你是一个冰清玉洁的人,而又足够幸运,那么我可以假设你没有受到过垃圾公众号的滋扰,但是我相信,你绝对在朋友圈,微信群,或者多年未见的好友的聊天窗口中,看到过这类H5页面。

诸如送话费,送流量,送手表,送化妆品,又或者领优惠券,代金券,美食卷等等,人性的贪婪,在黑产操作者的手中,永远是一件无往不利的神器。

记住一句话:在微信里,所有要求转发才能领取的奖励,都是假的。

原因在于,微信有非常严格针对诱导分享的政策,这导致了任何一个正规的公众号或者品牌方,都不会冒着被封号的风险来做这样的活动,反过来说,会这样做活动的,只有黑产的操作者。

事实上,之所以把这类东西称作病毒的原因就在这里:它像病毒一样,借着人们的分享转发,不断裂变传播,蚕食着朋友圈的流量,更消耗着人们彼此的信任。

病毒H5页面的原罪在于,它的传播依赖欺诈,依赖不存在的礼物(话费,流量,烤鸡腿),而链条下游的变现,则往往又衍生出其它的罪恶,我们会在后面的变现中专门讨论。

力比多

从管仲在先秦时期创办第一家官方豪华洗头店开始,性的力量就贯穿了中华几千年的历史。这种原始冲动让许多人飞黄腾达,让许多人家破人亡,也让许多人盆满钵满。就连微信自身,在发展初期,也借助了这股力比多。坊间传闻,微信摇一摇的声音被张小龙认为能够唤起性冲动,因此沿用至今,以昭示着某种隐秘的需求。

街边的包小姐广告纸片尚能占领中国所有城市最繁华的地段,更遑论看似法外之地的微信。在微信早期,通过安卓模拟器和群控软件,黑产操作者们就可以以一人之力控制成千上万的微信号,这些微信号被换上美女头像,7*24小时不间断的通过软件操作,搜刮着摇一摇和附近的人的流量,借助于GPS模拟软件,「附近」可以被定为到全球的任何地方。

技术不断发展,现在通过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破解微信自身接口,机器学习技术等,黑产操作者们能够模拟出一个活生生的女性角色,同时,通过搬运朋友圈内容,还能给这个角色塑造不同的背景和故事,然而,最终的割韭菜方法却千差万别:有索要红包的,有卖假药假茶假商品的,有拉入传销团伙的。

我的一位朋友小z就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例子,博士毕业的他在某婚恋网站上得到了一个女生的微信号,加了之后,和她经常聊天,几天之后,两人就以男女朋友相称,而自此开始,女方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意外」,比如生病了,远方亲戚来了,工资被拖欠了等等,可怜的小z不仅为这些意外发出去了大约4千的红包,还因为「过生日」等理由买了价值3千多的礼物,加起来,总的损失小一万。最离谱的是,这个女生以「要来北京找小z」为理由要了800块的路费,然后突然消失10个小时,之后一个陌生女子加了小z的微信,说是该女生的同事,并且声称这个女生打车去火车站时遭遇了车祸,成了植物人,然后开始继续勾搭小z,进入下一段剧情。好在小z并没有继续上当,而是搜集了证据,报了警。

上面的这个案例肯定有人工参与,但随着技术的发展,依赖机器去塑造一个虚拟的人,甚至和人聊天,也不是没有可能,一旦这种事发生了,那么骗钱就真的不费吹灰之力了,它也会把人与人的信任完全摧毁。

变现

如果说,以上的手段更多的是在用奇技淫巧来引流,那么,变现的部分则更加体现出黑产操作者的脑洞和胆量了。

一切变现,都依赖交易,变现之小者,撮合交易,辅助交易,从交易中分一杯羹。变现之大者,定义交易的规则,包揽整个交易。黑产也不例外。

获取流量后,展现广告,这是第一份收入,广告本身并不黑,也很正常,但是,为了高转化率和高佣金,操作者们一般会选择擦边球广告,例如裸聊,高利贷,博彩等等。这些广告的点击费用极高,1000万PV的流量,能够贡献3-10万的收入,这仅仅是黑产高阶玩家一天甚至一个小时的收入。

不满足于赚取低廉的佣金,黑产操作者们会尝试打通上下游,自己引流,再自己吃掉这份流量,通过包装三无产品,开发博彩网站或者色情网站,黑产背后的玩家,收入得到进一步提升。

常见的病毒H5中,往往有「免费送XX」的字样,这个XX可能是名表,可能是香水,可能是奢侈品,但你别想当然的以为别人会真的送你这么贵的东西,事实上,你支付20-80不等的「邮费」后,得到的是一个阿里巴巴5元以下的批发货。这笔交易,利润率达到了300%以上。

不要着急,事情不会这么快结束,为了收到免费赠送的礼物,你必须填写地址,电话等信息。这些信息被打包进行二次出售,这次出售使得你能最少接到3个垃圾电话,5个也是有可能的。

以上的变现,对于一个人的压榨,其实基本算是一次性的,但如果运气非常不好,还可能被更下游的人盯上,例如搞传销的,那么你的人身安全可能都会受到威胁。

结语

除了我上面提到的以外,微信群赌博,微信淘宝客等等,虽然也曾风光一时,但总的来说不算是主流。就微信自身而言,也出台了多种政策和措施,以保证微信生态的健康,其中有些手段看上去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是对于海底的暗流,其实影响甚微。黑产操作者们注册成千上万的微信号,用安卓模拟器,用多开微信,甚至买上千部手机,买上千个备案域名,可以说得上是无所不用其极,以此来抗衡微信官方。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流量,只要有流量的地方,就会有黑产,这个定律从来就没有变过,但重要的是,身处其中的我们,一定要变得更加明敏,只有这样,才能在黑与白的对立统一中不吃什么亏,当然,也别有什么坏心思。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