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AB站电影视频的下架,所有人都猛然意识到,审查制度已经和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了。然而我们也没有必要太过恐惧,至少,我们知道审查制度的存在,这本身就多少意味着审查制度某种意义上的失败。

谁也说不准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但我却仍然保持乐观。肖申克的救赎里面说,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我们和鸟儿不一样,我们不是天生就自由的,我们的祖先经历了白色恐怖,暴政,文字狱,用无数的血泪和尸体,才换来了今天的民智开化。

对没有见过光的人来说,黑暗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们曾经看到过光,那黑暗就是绝对不可以忍受的了。这好比你已经习惯了retina屏幕,现在叫你用回普通屏幕,你死也不会同意一样。

一直以来,我都深信不疑的事情是,文明的进步是谁也无法阻挡的,但中途肯定有坎坷和曲折。我们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当坎坷和曲折发生在你所在的时代的时候,如何避免成为无辜的牺牲品。老实说,这需要极大的智慧。

我是一名搞技术的,所以我一向倾向于用技术来解决问题,例如网络言论审查,有些人可能会上街抗议,有些人可能会静坐绝食,但我干不了那个,我不能不吃饭。我相信大多数搞技术的,都不喜欢上街,也不喜欢挨饿。我们喜欢的做法是,研究如何绕过言论审查,或者让它失效。既然言论审查本身是不被官方认可其存在的,那我们所做的,自然也就是无可指摘的。

我有这样的一个信心:最顶尖的技术,往往由最善良的人持有。脑子里有太多坏想法的人,是不能进入科学和真理的那道门的。

如果哪一天,有人拿枪指着我的脑袋,叫我把我博客里面不和谐的言论都删除了,叫我把科学上网工具都卸载了,那我绝对会听从,我不是什么烈士,也不想搞什么以死明志,毕竟我还有猫要养。但是,言论删了我会再偷偷写,科学上网工具没了,我会学着编,学技术的人永远不会没有办法,和技术作斗争,没有谁曾经赢过。就算秦始皇焚书坑儒,可经典还是代代流传,何况那还是在技术匮乏的远古时代。

执政的人是可以很强势,他们有合法的武器,也使用合法的暴力,短时间内可以让这世界如他们所愿,但是,不安分的人会源源不断的从任何地方冒出来,他们创造出全新的东西,像比特币一样,像P2P协议一样,像SS一样,像任何让那些躲在办公室里对网络世界里指指点点的人瞬间懵逼的东西一样,把原本循规蹈矩,看似风平浪静的世界搅的天翻地覆。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也没必要把什么都想的那么坏,执政者把世界弄成1984那个样子,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没有好电影可看,没有好书可读,连游戏都不好玩,谁又愿意活着那个世界里呢?群体的诉求和执政者的心思,其实更像是一个博弈,这个博弈有着微妙的平衡,但谁都不会让它打破,因为这会让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对于普罗大众来说,我觉得应该听听基督山伯爵的最后一句,当然,除此之外,还要有一点不安分的小聪明,我想,这对于尚处在小心摸索中的政府来说,应该足够了。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