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半虚构

这几周来,我都在为招人的事情而忙碌。我遇到的问题是,能力明显不行的我看不上,能力明显很行的看不上我。对此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只有都加了个微信,寄希望于我经常在朋友圈发猫,他们天天看我家的猫,从而上瘾,跑到我们这来工作,虽然这希望渺茫,但任何办法都值得一试。

上周二,一个来我们公司面试过数据工程师的哥们儿突然在微信上找我,我对这个哥们儿基本没有印象,仔细回想了一阵儿才想起来,这个人叫做李良,他只会操作excel,其他一概不会。很明显,他对数据工程师这个词存在某些误解,除此之外,他倒是个很健谈的人,喝了我两瓶东方树叶。

他在微信里非常扭捏,问我能不能请我喝杯咖啡,顺便问我点事情,他会「不胜感激」。我想着这几天喝茶太多了,换点喝的也不错,于是和他约定,四点到青年路大悦城的星巴克碰头。

忙完手头的事情,已经是四点过了,我坐地铁赶了过去。

他早就到了,这家星巴克的人一直很多,但他却占了个好位置,并且已经帮我点了一杯冰美式。

北京的夏天很燥热,我喝下两大口咖啡,问他遇到什么事了。

其实也没啥,他吞吞吐吐的说,我从高中的时候一直喜欢一个女生。

嗯?我一边喝咖啡,一边问道

她是那种女神级别的女生,追她的人一直就没有断过,虽然我认识她挺久了,但她还是向来都对我爱理不理的,微信从来是我发四五条她回一条。

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我说,你找我来,难道是她把你删了吗?

不不不,李良连忙摆手,正好相反,现在她对我的每一条消息都回复,而且回的很快。我前天晚上凌晨2点过才睡觉,睡之前给她发了晚安,没想到她居然很快回了一个「晚安,亲爱的」

所以呢?你难道还觉得不开心吗?我问他。

我觉得挺怪的,因为她的变化太大了,感觉不是在和之前我认识的那个她在说话。李良神色凝重起来。我知道你歪门邪,噢不,是奇技淫巧比较多,可不可以帮我分析分析这个事儿?

我没有答应,叫他把聊天记录拿给我看一下,李良拿起桌上的手机,解锁完屏幕就是和那个姑娘的聊天记录,我拿过来翻了一下,发现这聊天确实怪怪的。

我的感觉是,对面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机器。

我和李良说了我的想法,李良表示不解,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变成了机器呢?我说这是有可能的,事实上,微信机器人的相关开源软件在 GitHub 上一直层出不穷,大致原理是通过通过模拟电脑微信的请求,来实现对消息的处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问

一个星期吧,李良一边说一边往上翻聊天记录,滚动了四五页,看到了对方发的「洗澡了,明天再说」,从这再往前,聊天就正常多了。

你给她打过电话吗?或者你知道她家在哪吗?去看看?

电话我打过,但是没人接,她家我知道,但是不太好意思去。。。李良老脸一红,低下头说。

哦对了,李良好像想起什么,她之前发朋友圈,定位好像是在国外。

我觉得这样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于是说,你也不用太担心,明天我陪你去她家看看。现在也差不多到点了,既然我们已经到了大悦城,就在这吃饭吧。

当天晚上,我们去博多一幸舍吃了拉面,不得不说,骨汤的滋味确实比味千美很多。

第二天下午下班时间,我和李良约好了在知春路地铁站碰头,按照李良的说法,他的女神住在附近的锦秋家园小区。这个小区虽然稍微有点老,但却是个高档小区。不过这对我来说都一样——北京哪的房我都买不起。

和李良碰头之后我问他,你怎么知道别人住这儿的?李良告诉我,他女神有一次换空调,他那时候正在附近,就帮着抬了一下,但是就到门口,没有进去。我说这太过分了吧,帮忙了还不请人进去喝口水,李良连忙摆手说不是的,是我怕进去了控制不住自己,就说有事走了。

李良带着我在小区里面七拐八拐,来到一栋楼前。11楼,李良告诉我。

坐电梯到了11楼,李良带我来到左边尽头的一个门边上,说这就是了。

有点奇怪啊,我看着这道门,跟李良说。

哪里奇怪了?李良很不解。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6月份了,为什么门上还贴着春联呢?你看还有哪家现在还贴着春联?

这也是啊,李良摸摸脑袋说。

我走到门口,仔细观察了一下门把手,门把手非常干净,应该是经常有人使用的。接着我敲了几下门,但是没有人来开门。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附近的Wi-Fi,发现信号最强的名字叫做joku,我问李良这是不是你女神的ID,他连忙点头。我问了一下李良她女神的生日,然后尝试连Wi-Fi,发现密码不对,后来又猜了几个也没对,我索性就填了12345678,结果居然连上了。

连上Wi-Fi之后,我用 NetX 扫描了一下局域网的设备,发现局域网内居然有一台服务器。

幸好我带了电脑,程序员的好习惯真是让人受益良多。我从包里拿出电脑,之前 CIA 泄露出来的局域网中间人攻击软件正好派上用场,我搭建好中转服务器,用攻击工具开始在局域网内发送大量假包,迫使其他设备的流量都经过了我的中转。

我把服务器的流量转发到我自己的电脑上,并且过滤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数据,用筛选器筛选出和wx.qq.com这个服务器地址的流量,结果发现,有大量实时的文字聊天记录,我让李良发一个消息过去,电脑上立马显示出了这条消息。

看来你的女神是一台服务器,我扭头对李良说,他有点懵,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用机器人代替真人,同时发朋友圈伪装在国外,这样一来,就算这个人完全人间蒸发,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即使是这个人的至亲好友,也不会因为联系不上这个人而想办法去调查。我吸了一口凉气,脑中有了一下不好的想法。如果这个姑娘被人囚禁了起来,那么谁都不会注意到。事实上,我记忆中就有过这样的新闻,而且我记得那个案例中的门,就是不合时宜的贴了春联。

我把想法告诉了李良,他一听,急的都快哭了,问我怎么办,要不要破门而入。我说这也只是我的猜想,而且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破门而入也容易打草惊蛇,先去附近的警察局报告一下这个情况吧。

我们正准备往回走,迎面一对情侣走了过来,李良看到他们,突然就愣住了,连走都不走了。

我问李良怎么不走了,他转过头跟我说,那对情侣中的女的就是他女神。

我也呆住了,没想到她就在这,李良低着头想走,我却忍不住了,直接上前拦住了他们,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他们听了之后对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接着,那个哥们儿跟我说,他也是写代码的,这个微信机器人就是他做的。因为每天有很多人在微信上找她女朋友乱七八糟的聊天,她女朋友碍于情面也不好删人,也不好不理,于是他就想了这么个主意,同时给她女朋友换了一个微信号。

我接着问,那你们门上怎么还贴着春联啊。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过年的时候第一次和女朋友同居,一起贴的春联,不舍得撕。

事已至此,真相终于明了了,我转过头去,发现李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也不怪他,情侣们随意撒着狗粮,又哪里会懂得对单身狗会造成什么伤害。

我又和这个哥们儿聊了一下微信的开发,数据的抓取和分析,甚至聊到了机器学习和集群架构。我发现这个哥们儿对于数据非常了解,代码应该也写的不错。于是我们互相换了微信,并约好了下周的面试。

全文完

PS:后来我自己也研究了一下微信机器人的做法,并且做了一个微信机器人(微信号:dkxiaozhushou6),你们可以添加这个机器人,它有以下几个功能:

  • 你加它,它会自动通过
  • 通过之后,会自动邀请你进一个群(这个公众号的粉丝群)
  • 在群里你@它,就可以跟他说话
  • 把它拉到任何群里,也有同样的功效(私聊不会回复)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