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常宽高是2013年认识的,那时候创新工场在鼎好大厦举办了一场黑客马拉松,听说参赛就有无限量的可乐,于是我报了名,没想到打可乐主意的人不仅只有我一个,还有一个哥们儿一天喝了6罐,这个哥们儿就是常宽高。

一个月前,常宽高交了一个女朋友,女朋友不仅长得好看,身材也非常好,并且还是一个大四的在读大学生。交了女朋友之后,常宽高在朋友圈疯狂的秀恩爱,其频繁程度跟做微商的有一拼。

按理说,朋友谈了对象,我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对,但是看着他们的合照,看着常宽高那张几乎要笑烂的丑脸和旁边稍微有些生硬的女友,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4月25号,我正在研究手压咖啡怎么玩,突然收到了常宽高发来的微信,他发了两条很长的语音,大意是女朋友出轨了,捉奸在床,现在觉得人生无望,万念俱灰之类的,我问他在哪,和他约了在常赢三兄弟吃涮肉,准备给他一些老司机的经验指导。

吃了几片肉,常宽高才开始说话,但这一说就停不下来,叽里咕咯的把他和女朋友从认识到出轨的所有事全部讲了出来。

他们是通过一个本地论坛认识的,加了微信之后,俩人聊的还不错,并且他感觉那个姑娘也对他「也挺有那个意思」,于是就约出来见了几面,因为两个人都互有好感,所以发展的很快,半个月就基本确定了关系。不久之后,姑娘说学校要安排实习,去了北京周边的一个郊县,俩人就基本成了异地恋,每周才见一次。上周末常宽高本来要加班,但是不知道为啥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产品经理左眼肿了,并诚恳的跟开发组的同事说不改需求了,于是常宽高就多出了一天时间,他瞒着女朋友偷偷赶到了女朋友租的房子,本来准备给她一个惊喜,进门后却发现,他女朋友正跟别人在床上卿卿我我,常宽高说他当时脑子一片空白,转身就跑,发疯似的跑,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昏昏沉沉睡了一晚上,然后就到了今天。

我一边涮肉一边说,其实你还算幸运,这么早就发现了。好姑娘多的是,你这次遇人不淑,下次遇到好姑娘的几率不就大了一些吗?

常宽高愣了一下,说你说的对,他想了一会,又忿忿的跟我说,我想把送她的iPad和iPhone拿回来。

我说这就没必要了,虽然这是很贵重的礼物,但你毕竟已经送给人家了,这么做不合适吧。以后谈恋爱别这么冲动了,等关系稳定下来再送贵重礼物不迟。

常宽高摇头说,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什么好的都给她,她却这么对我,我现在就想把我送她的东西拿回来,拿回来我捐出去都行。

我不再劝他,转身去叫老板再来两瓶啤酒,有些时候,多喝一些总是比多说一些要好得多。

过了两天,我逛社区的时候发现常宽高发了一个帖子,在求教如何解锁iPhone和iPad,我知道他已经把送的东西要回来了,于是给他打了个电话,我说解锁还不简单吗,我就会,你请我吃顿饭就行了,他说那好啊,我请你吃东四的那家大槐树烤肉吧。

28日下午,我在潘家园逛了一圈,准备淘点古籍什么的,但是没发现什么好东西,于是坐地铁去了东四,大槐树的人一如既往的多,但老板给我们留了一个小桌,我点了四盘牛肉,四盘五花,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常宽高把手机和平板拿给我说,你先弄着,我来烤肉。

我用了一些软解锁的办法,成功把锁屏密码弄到了,连上了我手机的热点,然后去掉了iCloud保护,刚弄完,常宽高已经烤好了两盘肉,一盘放我面前,一盘放自己面前。我把东西拿给他说,弄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常宽高正准备接过去,突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一条微信消息,一个叫做「男6 金融」的人发过来的,内容非常露骨,我和常宽高对视了一眼,他骂了一句,点开了微信,我也凑过去看了一下,这应该是常宽高前女友的微信,常宽高翻了一下,好友列表里很多人的备注格式非常一致,从男1一直到男62,后面接的大都是职业描述,常宽高赫然发现,自己的名字被备注成了「男33 IT」

我们继续翻了一下聊天记录,发现这些人大都以为自己在和这个女的谈恋爱,而且大都送了礼物或者发了不少红包,当然,损失基本上都没有常宽高大,看来他真是一个冤大头。

常宽高恶狠狠的吃掉一块烤酥的牛肉说,我全都明白了,这就是一个骗子,欺骗纯情少男的感情,还骗钱,真是太可恶了。我点点头,应该是这样,常宽高是被人骗了,而且对方应该是团伙,不然效率没有这么高。

我又翻了一下好友列表,突然有几个好友引起了我的注意,她们都被分到了一个叫做「待处理」的分组里,这些人都是女的,名字也没有统一的格式,这个待处理是什么意思呢?正当我思考的时候,突然发现微信被强制下线了,我连截图都来不及。

我跟常宽高说,这事儿应该没那么简单,他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我说,我现在也说不好,但这个手机我们还要再研究一下。

他点点头说,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我说,你要再跟那个骗子接触一下。

我让常宽高假装去挽回这段感情,跟那个骗子再接触一下,套取尽量多的信息。常宽高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好。

五一那天,中午我接到了常宽高的电话,他说他继续不下去了,这几天装的太难受了,不想再演戏下去了。我说行,你到我这来,我们看能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常宽高的确套到了不少信息,包括生日,血型,幸运数字,常用的ID等等等等,我说这些足够我们试一试了。我打开一个常用的密码生成工具,用这些信息生成了大概600多个密码,然后用这些密码来爆破骗子的QQ。600多个密码在以前就是一瞬间的事儿,但现在限制多了,所以我把时间间隔调的很长,大概一杯咖啡的时间后,我的电脑滴滴叫了一声。

有了!我拍了一下打瞌睡的常宽高,叫他一起来看,登录骗子的QQ之后,常宽高问我,要是再被挤下线怎么办,我说不怕,我把这个QQ克隆一下,就不会被挤下线了。克隆QQ是一个比较难理解的说法,但是原理很简单:QQ登录之后会和服务器保持一个长连接,这时候服务器就会知道你在登录,当你下线的时候,服务器单方面把这个连接给中断。而克隆QQ就是记录下这个QQ和服务器的连接信息,同时主动中断连接,这样一来,服务器就会以为这个QQ号并没有登录,但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又可以用保存的连接信息去和服务器交换数据。

QQ闪了一下,收到了一条信息,是一个QQ群,名字叫做「内部优惠券」,我点开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里面正在讨论如何对一个女生下手,我往上翻了一下聊天记录,发现这个大约10个人的团伙简直无法无天,他们在本地社区和直播软件上找到独居的女生,并通过下药和酒精等方式,完成第一次的胁迫后,以后就逼迫给客人使用,如果不从,就胁迫她们去做微信QQ诈骗,这个不仅不用出卖身体,还可以赚不少钱,没想到的是,居然有很多女生心甘情愿的就加入了这个团伙。常宽高的前女友就是其中之一。她微信上待处理的好友,应该就是他们接下来准备下手的目标。

这群人还不时的在群里面发一些不堪入目的图片,我还看到一些毒品出现在图片中。常宽高问我现在怎么办,我说还能怎么办,马上报警。我给老周打了个电话,老周是我认识的一个片儿警,脑子聪明,见多识广。我在电话里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老周说你立马拿着手机来我们这,我们要从这手机上取证,如果这都是真的,那这个案子还真不小。

我和常宽高立马去了老周那,把详细情况说了一遍,也做了笔录。弄完到晚上11点过了,老周说你们可以走了,但是手机得留在这,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们。我说好,然后和常宽高道别,各回各家了。

昨天老周打来一个电话,说幸好我们提供线索早,他们当晚就跟网警合作把这个团伙捣毁了,其中一个女孩已经被下药,差点就被他们得逞了。我松了一口气,给常宽高发了个微信,叫他来我家吃饭。

我买了十二罐可乐,怎么着都应该够了。

我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