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有不少人觉得我在装逼,对这个事情我没有太多要说的,事实上我确实有装逼,但我不认为这是个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无论是对于更美好的事物的追求,还是以一种不伤人的方式满足自己内心的小小虚荣,我觉得这都是可以接受的。

在我还属于计算机学院的时候,别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就说我是个作家,后来我转专业到了人文学院,别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就说我是个程序员,显然我这就是在装逼。无论在计算机学院当程序员,或是在人文学院当作家,都不是一件坏事,我也并不排斥,但我既然又会写文章,又会写代码,那为什么不让事情更有意思一点?我喜欢看别人错愕的表情,这增加一点生活的趣味,而不会伤害任何人,虽然我也知道他们心底里可能会骂我装逼。

有一段时间,我在寝室研究如何做各种好吃的,我甚至尝试了用电饭锅煎牛排,这事的成功率我非常担忧,但是我还是买了刀叉以及一个白白亮亮的盘子,最后做出来的东西虽然不大好看,但毕竟成了一块熟肉,用盘子装着,也像那么一回事。但我的室友却都认为我很装逼,不过在我分给他们牛肉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这么说了。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希望获得满足感,而获得满足感的方法就是让别人觉得自己过的很好,或者让别人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厉害,实现这个目的的方法要么是真的做到这样,要么是看上去得这样。如果能真做到,那事情就轻松多了,但问题是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做不到,这样只剩下假装做到, 也就是装逼。例如赚到500万很困难,但是装作赚到500万就容易多了,我们管后者叫装逼。但显然,这样的装逼和我所做的装逼相比太过了一点,过度的装逼,是内心太缺乏一些东西所致,它不讨人喜欢,但最好的地方在于,装逼的人至少不对他人心怀恶意。

获得价值感也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创造价值,一种是否定他人的价值,后者带来一种虚妄的价值,但不好的是,后者往往带有恶意。我们经常看到人们恶语相向,恶意中伤,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比装逼糟糕一百倍。

比如我们经常看到有些跳楼的新闻,围观的群众中会有一些家伙怂恿站在楼顶的绝望的人们跳下来,这种恶意,让人不寒而栗。我们可以质疑,可以否定,可以拒绝,但唯独不能对人怀有恶意。在几年之前,我曾经满怀诚意的把我的一些作品拿给一些人使用,大多数人给出了中肯的建议,但是极少的人毫不犹豫的骂我是傻逼,这种骂法一方面否定了我的作品,一方面还否定了我的人格,他并没有和我相处过,所以我可以知道他无法判断我的人格,因此这种中伤就是恶意的。

心怀恶意的针对别人的麻烦在于,这会让别人也心怀恶意的针对过来,这种恶意能够传播,但我实在不希望看到一个满是心怀恶意的人的世界,我更不想住在这个世界里面,如果实在要住在这里面,那我倒希望偷一架飞机去撞太平洋。

健康文明的人和社会应该有一些包容,我们允许这个世界上有跟自己性取向不一样的人,我们允许这个世界上有强迫症,我们甚至还允许这个世界上有处女座,并且我们尊重他们,那么我们也应该允许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意淫,允许有一些人装逼,我们可能不喜欢他们,但我们同样应该尊重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玩的high。

比起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娱自乐的人们,心怀恶意的针对他人,要可恶的多。当然,那些既装逼又心怀恶意的的人,我心怀恶意的说,还是让他们下地狱去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