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5+3的四种写法吗?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我们常常把对现代问题的疑惑放置于某些古老知识的框架中,试图从中寻求解答。例如,我们试图用中医去解读西医,用三国演义来推演现代战争,用儒家道学来看待政治格局。

在这些尝试中,最有趣的,我认为莫过于许多人对于「中文编程」的执念。

你可能很难想象,那些充满着神秘符号和花花绿绿字母的程序代码,居然可以用中文来写,事实上,中文编程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早在十多年前,中文编程的旋风就已刮起,并且比后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猛烈。

在当时,引领这股旋风的,就是易语言。

易语言的编程语言是中文,而且怎么说呢,中文的非常简单粗暴,例如其它编程语言中的if,在易语言中就成了「如果[……]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微信黑产报告:暗流涌动的海底世界

报告楔子

谈到互联网,谈到中国,微信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截至2017年5月,微信于全球拥有超过约9.38亿活跃用户,这也就是说,每天有接近十亿人,在微信上聊天,刷朋友圈,阅读文章,支付费用。这是如海洋一般的巨大流量。估值过亿的公众号,第三方开发商,就如同体量巨大的鲸鱼一样,在流量的海面上吞吐和生存。

但沉到海底,沉到那些不见天日的黑暗深处,你会发现,这里生存着数量极多的奇形怪状的小鱼,它们从体积上比不过浮在水面的巨鲸和鲨鱼,但是却密密麻麻的塞满了整个海底,贪婪的吸收着海洋沉淀下来的养分。

 

黑产并非是互联网的特产,自古以来便已存在。欺诈,恐吓,诱惑,洗脑,这[……]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新时代的技术乌托邦

随着AB站电影视频的下架,所有人都猛然意识到,审查制度已经和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了。然而我们也没有必要太过恐惧,至少,我们知道审查制度的存在,这本身就多少意味着审查制度某种意义上的失败。

谁也说不准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但我却仍然保持乐观。肖申克的救赎里面说,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我们和鸟儿不一样,我们不是天生就自由的,我们的祖先经历了白色恐怖,暴政,文字狱,用无数的血泪和尸体,才换来了今天的民智开化。

对没有见过光的人来说,黑暗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们曾经看到过光,那黑暗就是绝对不可以忍受的了。这好比你已经习惯了retina屏幕[……]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密码保护:忆情书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密码:

换行符的问题

这几天写代码,遇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情况:

我把几段文字放在textarea中,用户在textarea中编辑,然后post提交存入数据库,由于我要换一个格式来展示,所以需要用特殊符号替换掉换行符。

但是问题来了,无论我用/n,/r/n,还是//n或者//r//n,都无法匹配出换行符,我也不知道这是为啥,看了很多资料也没有说明白

最后的办法是,先用urlencode编码,匹配出%0D%0A,换成特殊字符,然后再解码,这样一来,就可以把换行问题解决了

喜欢的人开始秒回微信,却发现所有话题都很快被聊死

本故事半虚构

这几周来,我都在为招人的事情而忙碌。我遇到的问题是,能力明显不行的我看不上,能力明显很行的看不上我。对此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只有都加了个微信,寄希望于我经常在朋友圈发猫,他们天天看我家的猫,从而上瘾,跑到我们这来工作,虽然这希望渺茫,但任何办法都值得一试。

上周二,一个来我们公司面试过数据工程师的哥们儿突然在微信上找我,我对这个哥们儿基本没有印象,仔细回想了一阵儿才想起来,这个人叫做李良,他只会操作excel,其他一概不会。很明显,他对数据工程师这个词存在某些误解,除此之外,他倒是个很健谈的人,喝了我两瓶东方树叶。

他在微信里非常扭捏,问我能不能请我喝杯咖啡,[……]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9458份与家暴有关的离婚判决书:一篇沉重的数据分析

我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但长这么大,有一个原则却是我一直坚守的:不打女人。在最严峻的时候,这个原则也不曾逾越。小学四年级,我被同桌女生欺负,她用铅笔往我手臂上戳,抄我的作业,然后把我的作业扔掉,同时天天骂我,我在最生气的时候真的想豁出去大打一架,但还是忍住了,我从不后悔我的决定。

家庭暴力对我而言是一个遥远的概念,我的父母经常吵的很凶,但是我不曾亲眼看到过家庭暴力。随着年龄的长大,身边的人和周围的世界慢慢变得难以捉摸起来,家庭暴力从电视电影变成了谈资和亲历。

前不久和菜头发布了一篇「女生嫁到哪个省最安全」:根据离婚判决文书的地区分布和人口基数,算出每10万人中,有多少起因家暴造成[……]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一哥们儿失恋后,要回了送前女友的iPhone,然后去了一趟派出所

我和常宽高是2013年认识的,那时候创新工场在鼎好大厦举办了一场黑客马拉松,听说参赛就有无限量的可乐,于是我报了名,没想到打可乐主意的人不仅只有我一个,还有一个哥们儿一天喝了6罐,这个哥们儿就是常宽高。

一个月前,常宽高交了一个女朋友,女朋友不仅长得好看,身材也非常好,并且还是一个大四的在读大学生。交了女朋友之后,常宽高在朋友圈疯狂的秀恩爱,其频繁程度跟做微商的有一拼。

按理说,朋友谈了对象,我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对,但是看着他们的合照,看着常宽高那张几乎要笑烂的丑脸和旁边稍微有些生硬的女友,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4月25号,我正在研究手压咖啡怎么玩,突然收到了常宽高发[……]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用6.5万条公开数据分析了一下人民眼中的人民的名义

最近在看人民的名义这部剧,但是有一点我不是很满意:如果错过了七点过的电视直播(我从来没准时看过),那么就只能等到凌晨十二点,视频网站才会更新。我理解电视台想保证收视率的这点小心思,但这么做也太折磨人了,因为这逼的人们非要做一个选择:要么就第二天起不来迟到,要么就不大容易睡的着。

对此我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总不能偷偷录下来吧,这就侵权了。

在看剧的同时,我多了个心眼,我把剧中主要人物都做为关键词添加到我们开发的一个信息追踪系统之中,几天之后,虽然情节越来越拖沓,但我却搜集了很多与这部剧,尤其是剧中人物相关的数据(大约6.5万条),对此我非常开心,忍不住吃了两个鸡腿。

下面是[……]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汽缸汪汪乐队的故事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体验:上课打瞌睡,被老师点名,你吓得一下子就醒了过来,然后发现,你并不在教室,而是在办公室或者家里,阳光还和当年一样洒在你的身上,但你已经毕业好多年了。

就我个人而言,我非常怀念自己的高中,那是我人生中身高和体重的比例最拿得出手的时候,但原因不止于此。虽然那时我兜里的钱经常无力支付一碗牛肉面,但我的脑袋里却装着星辰大海。我在历史课上阅读卡夫卡,米兰昆德拉,希梅内斯,在语文课写意识流的长诗,在美术课的时候跑到操场去踢球,在课间和同学讨论亚里士多德和苏格拉底,在凌晨偷出我妈的手机,给女同学发一条短信,问作业是什么。

虽然我的作业在放学前就已经做完了。

我没有辍[……]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